濟寧教育信息網

導航切換
濟寧教育信息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新聞 >

媒介文化批評:文化研究的一種方式

作者: 劉芳? 來源: 濟寧教育信息網 ? ?日期:2022-06-11 13:21

媒介文化批評或媒介文化研究是文化研究的一種方式。媒介批評強調的是媒介視角,對媒介形態的變化帶來的文化演變和社會變化加以關注。這一批評方法由加拿大學者伊尼斯和麥克盧漢開創,由當今的媒介環境學派所繼承。

伊尼斯的媒介學學說與他的貿易史研究有關,我們如果將他的“經濟史學家”頭銜替換成“貿易史學家”,就會清楚他為何會關注媒介和傳播的偏向問題。盡管他是治學嚴謹的經濟和貿易史方面的研究專家,著有《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史》和《加拿大的皮貨貿易》等著作,但他的《傳播的偏向》卻充滿了想象性因素。例如他將傳播的口頭傳統和書面傳統看成對立的因素,并認為文明是在這兩種傳統的交替中演化的;又如他將第二次世界大戰看成是廣播和報紙的對決。這些奇特的想象啟發了麥克盧漢,使他提出了“媒介即訊息”的論斷。麥克盧漢認為,在人類社會的組織和互動中,只有傳播媒介最具歷史活動的效能,而一般意義上的訊息不起什么作用,因此,社會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于人們互相交流時使用的傳播媒介的性質??鋸堃稽c來說,是媒介的性質決定了文化的性質。

盡管如此,今天媒介文化批評的主要對象并不是所有的社會文化,它更多地面對大眾文化。大眾文化不僅指文化工業,同時也指在接受過程中不斷被再生產的種種觀念和文化模式,在這些方面,媒介批評和文化研究關注的方向大致相同,但文化研究更關注研究對象的社會成因,如社會傳統、習俗、禮儀、性別、語言及權力關系等,媒介文化批評更關注媒介技術所帶來的一切。

1992年,波茲曼寫了《技術壟斷——文化向技術投降》一書,將技術與文化的關系做了階段性的劃分,沒有人懷疑技術是文化的一部分,是人類文明的推進器,但波茲曼在這本著作中卻將技術和文化分了家,把它們作為對立的兩個方面來處理。在該書中,文化就是社會的價值和信仰系統,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技術就是特定的工具。技術似乎是一個侵入者,由外而里,上海理工大學教務處,步步深入,于是就有了工具使用階段、技術統治階段和技術壟斷階段的三分法。之所以將技術從文化中分離出來,北京科技大學天津學院,是因為技術是某種硬性的條件,具有偶然性、突變性和限制性,如印刷機的產生、電報的產生?;ヂ摼W絡的產生不依賴于人們已有的文化習慣,而是要改變人們的文化習慣,即新媒介技術的使用者必須適應新的規范,這里有某種逼迫和限制的意味,文化的分層也因此出現了新的現象,以往精英文化與大眾文化、精英文化與通俗文化的區分,轉換成傳統文化和新興文化的區分。

因此,媒介批評語境中的大眾文化,更多地指向新興文化或年輕人的文化,因為在新媒介技術的使用中,年輕人總是首當其沖。所有的新文化現象都是新媒介技術派生的,因此新文化往往成為反規訓的娛樂文化。關于新媒介所帶來的文化娛樂化潮流,波茲曼等學者在20世紀80年代就有分析,然而,電子文化在當今日常生活所起的作用并沒有得到充分的揭示。新媒介技術在日常生活中注入了互動性,這里所說的日常生活的互動性,不僅指以往的人際交往、人際應酬,而且認為原本屬于個人生活空間的閱讀、思考、游戲都滲透著人際互動,當然,這種互動是通過人機互動來實現的。一些媒介文化的研究者把年輕人中迷戀于ACG(Animation Comic Game)的人稱為“御宅”一族,如果放大來看,新一代人群都有“御宅”傾向,因為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熒屏上的動漫世界似乎就是現實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這種人機互動中,機器(即新媒介技術)占據更重要的位置,然而,新媒介技術的發展方向是由什么力量所決定?是投資人、技術精英還是處于終端的消費者?為什么在文化和技術的較量中,最后總是新的技術力量占上風?技術是社會文化的一部分,為何這一部分在今天分外耀眼,成為社會文化的主導力量?這是媒介批評的一個重要課題。

在新媒介技術面前,傳統文化的流布和演變也存在著悖論。一方面,文化的傳承受到了嚴重的挑戰,出現了文化的代際斷裂;另一方面,傳統文化的生產和保存也得到了加強,不光是有關傳統文化的書籍的生產和復制大大增加,互聯網的發展也方便了傳統文化相關書籍的查閱。新媒介技術在收編傳統文化的能量上幾乎可以說是無所不能。也有學者將這一現象稱之為媒介融合,即新的技術統合。

當然,媒介文化批評較多地關注技術因素,它也可以看成是路徑批評,即對大眾文化現象的形成作光譜分析。這里的媒介指廣義的媒介,不僅指大眾傳媒,如電視、廣告和網絡,同時也指各種人際互動、傳播方式。路徑分析有多種選擇,既可研究文化承傳和延續的路徑,也可研究文化的斷裂和突變,后者更是今天路徑分析的一種趨向,因為今天文化的多樣性往往與新媒介的突然切入相關聯。

欧美日韩精品视频,久久99久久国产精品,狠狠的操狠狠的干天天射,国产亚洲国产bv网站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