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寧教育信息網

導航切換
濟寧教育信息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新聞 >

讀懂現代詩,生活是渡口

作者: 劉芳? 來源: 濟寧教育信息網 ? ?日期:2022-06-16 08:28

當有人呼吁“請讀現代詩”時,很多人會自動放棄自己進入現代詩的權利,因為“現代詩”在許多人眼里成了難懂的代名詞。我在2011年開始講授詩歌寫作課之前,也曾認同上述讀者的做法,那時作為一個詩人,為了維護寫作的純粹,是不愿意當眾談論作品的。我那時認為,談論會丟失現代詩的深刻、神秘,最好像學禪那樣,讓讀者面對作品自己去領悟,悟到多少是多少。本來講寫詩課于我,是寫詩之外不得已的選擇,沒想到卻打開了理解現代詩的另一扇大門。

現代生活中“殘留”著

詩歌的人類學需要

把現代詩供奉在象牙塔里,令普通人無法染指,只是現代詩初期的一時之選。對習慣閱讀傳統詩的人,那時新創的現代詩太怪異,形式很扎眼。波蘭女詩人辛波斯卡在諾貝爾文學獎演講詞里,也曾談到歐洲詩人在現代詩初期的怪異、炫耀行為。只是,這個來自現代詩初期的遺傳,已化身為一些當代詩人的玄學之言,或拒斥公眾的沉默。面對已不拒絕現代詩的當代公眾,面對他們提出的難懂追問,繼續沉默或說得玄而又玄,該是多大的驕傲、輕慢、不敬!

我很慶幸講寫詩課之前,已有近十年講倫理課、中西美術史課的歷程。講課中的思考,令我意識到,頗具深度的現代詩,不是只囿于文本的語言現象,不是概念壘成的孤島,它依然是人類學可以理解的作為。我認為,現代詩與美國藝術理論家埃倫·迪薩納亞克說的早期藝術(含詩歌)一樣,依舊是身體的需要,它對現代生活依舊“有用”。我年輕時,是把文本與身體割裂開來的詩人,曾寫只追求語言奇觀的詩,上世紀90年代末才意識到,身體才是詩歌的根源所在。我開始相信,現代生活中一定“殘留”著詩歌的人類學需要,與詩相關的人類學“證據”,一定找得到。

進入新世紀,我真的有所發現。我發現,人們遭遇悲喜事件時的傾訴需要,愛說三道四的嘮嗑需要,甚至憤怒時的罵人需要等,這些需要與梳妝打扮、服裝設計、房屋裝修等一樣,也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審美需求,只是人們并不自知。述說這件事,無非是把心里難以觸摸、朦朧不確定的感受,變成有先后次序、可以觸摸的確定語言序列,這番把感受變成語言告白的口腔操作,實際上是把感受審美化的過程。迪薩納亞克認為,審美化的核心是“使其特殊”;里德認為,藝術需包含“一定的奇異性”。這樣看來,述說就是把不可見的內心感受審美化。述說建立的語言秩序,自然不如寫文字更有條理、更復雜深邃,一些不滿足述說審美化的人,就會轉向寫網文、日記、散文、小說甚至詩歌等。包括旅行、跳廣場舞等,也可以看作是對內心感受的審美化。說、行、寫、畫、舞、唱……可以視為同源的事物,都是對內心感受的審美化。這樣就容易看清,生活與詩歌的聯系在哪里。我將之戲稱為“黃氏理論”,寫進了《意象的帝國:詩的寫作課》一書。

詩意不來自世界

而來自詩人的注視

深藏在無數詩歌文本中的詩化,我歸納表述為:熟悉中的陌生。我認為,這一詩化結構不是空中樓閣,不是只屬于文本的語言現象,它實則來自人性的悖論(人有對安全與冒險的雙重悖論需求),所以,這一詩化結構也一定遍布生活。布魯克斯分析華茲華斯的詩時,對詩中潛藏的悖論感到詫異。他承認,就連最直抒胸臆的浪漫詩人華茲華斯,他的詩“仍舊是以悖論的情境為基礎的”。由于布魯克斯對悖論的視線沒有超出文本,他不得不把悖論視為與生活無關的詩歌策略,“我承認詩人會說表達‘成圣’的唯一辦法只有通過悖論”。其實這一充滿悖論的詩化結構,早被人用到了生活中。

當對朝九晚五的生活感到單調乏味時,人們會通過旅行來給熟悉的生活注入新鮮感。這一詩化結構,就是許多人喜歡引用的那句話: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試想,如果沒有“眼前的茍且”,遠方還有詩意嗎?詩化必須建立在對眼前熟悉事物的厭惡上。以為草原才有詩意的人,可以問問牧民,大城市是不是對他們更有吸引力?牧民眼中的草原,海南大學,與城市人眼中的眼前,一樣都含著過于熟悉帶來的茍且,都需要遠方帶來詩化的浪漫。這樣就談到了詩意的核心,草原、大海、雪山等,并不含有什么詩意,詩意來自人們看它們的眼光。我將之表述成,“詩意不來自世界,而來自詩人的注視”。簡單說,某個事物有沒有詩意,香港科技大學,取決于你能否用新的眼光看它,能否把舊眼睛換成新眼睛。對常人,換一雙新眼睛看世界,實在太難,他們就做比較容易的事:眼睛還是舊眼睛,但把舊眼睛看的舊事物,換成新事物。比如,旅行就是把近處的舊地,換成遠方的新地;梳妝打扮是把眼中的舊人,換成新人;節日是把單調的舊日,換成新奇的新日。這種詩化,因為人人想得到也做得到,并不稀罕,我稱之為“集體詩化”,就是被大家歸為雞湯的那類詩化。詩人的詩化,是迎難而上的,他們會逼迫自己“換眼睛”,用一雙嶄新的眼睛看舊世界,令原本茍且的舊世界,也像遠方的草原、大海一樣,變得詩意盎然。我稱這種詩化為“獨特詩化”。集體詩化也好,獨特詩化也好,都遵循“熟悉中的陌生”這一詩化結構。一旦看出集體詩化與獨特詩化是同源的,人們就會恍然大悟,原來詩與生活挨得這么近!

国产男女激情视频,国产在线视频你懂的,日本三级带黄在线观看,久久亚洲精品成人AV秋霞,成人精品综合久久久久